您当前位置:商标专利版权新闻网 >> 版权 >> 版权资讯 >> 浏览文章

深击|papitube被诉侵权背后:短视频行业需要版权军训

时间:2019年07月29日信息来源:互联网 点击:

  进入数字内容时代,版权成了内容行业最严峻的问题之一。而短视频领域面临的版权问题比其他领域都更严峻。

  近日,闷声赚大钱的短视频行业迎来首例短视频因音乐侵权遭起诉的案件。而被“开刀”的是短视频女王papi酱旗下短视频MCN机构papitube。

  据音乐版权商业发行平台VFine Music公告称,papitube侵犯日本知名独立音乐厂牌Lullatone录音录像制作者权纠纷一案,于北京互联网法院正式开庭。VFine Music其受Lullatone委托,要求papitube赔偿音乐版权方经济损失及合理维权开支25余万元。

  经过三年多的快速发展,短视频已经是一个相对成熟的行业,但是版权问题依然是盲区。过去,短视频遭遇了图片、视频片段等版权问题的“讨伐”,如今,音乐版权隐患也逐渐浮出水面。

  VFine独家回应质疑:

  1月份沟通至今 和解无果启动诉讼

  根据VFine公告,papitube旗下视频博主@Bigger研究所 在广告短视频“维密后台,奥斯卡红毯必备,美白牙齿小技巧!”中未经授权使用了Lullatone于2011年发布的原创歌曲《Walking On the Sidewalk》,相关视频全平台总播放量超过2039万,转赞评数据总计超过25万。

《维密后台,奥斯卡红毯必备,美白牙齿小技巧!》截图

  据新浪科技了解,Bigger研究所的这则视频发布于2018年,是一则科普类的商业视频,中间有大量的广告植入。

  此事件曝出后,不少网友质疑版权方维权行为是“养肥了再杀”:“视频出了好几个月音乐公司再买版权告人家这波操作太秀了”。

  近日,VFine Music副总裁陈鑫在接受新浪科技独家采访时表示,其实双方在2019年1月就开始和解谈判,7个视频侵权和解金额总和为8万8,和解无果后才启动的诉讼。而正式诉讼中索赔的25余万元,则是律师给出的金额。

  据公开资料显示,VFine Music成立于2015年,为音乐版权商业发行平台,拥有音乐授权、监测、确权等版权管理业务,于2018年并购豆瓣音乐业务,包括豆瓣FM、豆瓣音乐人等。

  据陈鑫介绍,音乐人Lullatone去年已得知原创歌曲《Walking on the Sidewalk》被博主Bigger研究所用作广告视频的BGM,但由于跨国维权困难,便在去年12月通过业内朋友介绍主动找VFine Music确立合作意向,希望后者协助维权。2019年1月开始,VFine Music本着和解优先的初衷进行沟通,长时间沟通无果后决定启动法律程序维权,并按诉讼要求于今年3月正式与音乐人Lullatone签署相关具有法律效应的维权委托合同。

  “我们一般发现侵权以后,会要求对方以尊重音乐人为优先,先公开道歉,第二是需要把版权费补上并进行一定的赔偿,拒绝情绪化维权、暴利化维权,也会协助侵权方和音乐人沟通,降低和解难度。”

  此外,对于网友称VFine Music为“音乐版视觉中国”的质疑,陈鑫也回应道,“版权的管理和维护,这件事本身是正确并且值得坚持去做的。视觉中国的生意初衷是好的,大家对视觉中国的诟病,是维权过程中的和解和诉讼有捆绑销售和高额赔偿。”

  他表示,VFine Music会通过监控系统VFine Tech,为合作版权发行和管理的音乐人监测版权使用情况。一旦遇到侵权问题 ,首先平台会代表音乐人与侵权方进行沟通和解,一般包括侵权方对音乐人的公开致歉和经济赔偿,经济赔偿包括补购买授权和一定量的赔偿。若沟通无果,会迅速启动法律程序,寻求法律和社会的帮助。一切操作都是为了保障音乐人权益、提高商业发行效率和正版化普及。

  陈鑫透露,目前,案件正在等一审的判决,可能需要一个多月的时间。“在庭审过程中,被告方委托律师对VFine Music是否取得音乐人Lullatone授权表示质疑(音乐人Lullatone已将版权授予Lullatone唱片公司,VFine Music当庭出示了获得Lullatone唱片公司的授权合同),延缓整体维权进程,VFine Music深表遗憾。”

  值得注意的是,事件公开后,Bigger研究所在发布回应称,开始的时候确实版权意识不强,未经许可就使用了音乐,后来收到通知就把那期视频全网下架了。现在由papitube和对方音乐版权公司走法律渠道解决中。团队日后也会更加注意音乐版权的使用。

  对于VFine Music所述双方沟通的细节,新浪科技向papitube方面求证,对方暂无回应。

  短视频版权问题凸显 “搭便车”时代不再

  “音乐版权正版化已经是大势所趋,而短视频、直播等领域里的音乐正版问题,也是早晚要爆发的。”接受新浪科技采访时,对互联网版权有研究的TMT产业时评人张书乐表示,这其中,真正的挑战在于界定,即如何判断没有授权使用音乐的短视频是商用,这需要有一个标准。

  目前,行业对侵权的界定尚未有明确的标准和相关法律法规。

  “所谓版权,其实严格意义上来说,个人剪辑视频不管是否为商业行为的发布,都是需要购买版权的,只是价格不同而已。不是说不用赚钱用音乐就不用购买版权的。国内没有完善的免费版权音乐提供,购买版权又太贵。”某业内人士认为。

  其实,前两年短视频还在高速发展中的时候,并没有发生太多的司法纠纷,当时的现阶段还是在靠传播和流量变现,没有太多人去关注短视频的权属问题。

  过去,短视频内容、版权方做了很多努力维护自己的版权。但是现在,短视频内容方面临着更多来自视频、音乐等领域的版权隐患和控告。

  从去年开始,一些有版权的影视视频片段被剪辑、商用的现象受到关注。2018年3月,广电总局就明确提出“不得截取若干节目片段拼接成新节目播出”,“坚决禁止非法抓取、剪拼改编视听节目的行为”,紧接着一些内容平台关闭和禁言处理了大量账号。

  但是短视频中的音乐版权问题一直未被创作者正视。此前,更多是短视频平台在基于未来可能存在的版权隐患,在推动和规范版权问题。

  作为头部的短视频平台,抖音从2018年8月开始就先后与环球音乐、华纳音乐、环球词曲、太合音乐、华纳盛世、大石版权等多家唱片及词曲版权公司达成合作,获得其全曲库音乐使用权。

  通过全球范围内获取正版音乐版权资源,抖音等短视频平台可以为用户提供丰富的正版音乐内容,支持用户创作短视频。

  然而对创作者来说,很多短视频内容创作者意识不到,甚至不知道,他们在制作内容的时候,使用未授权的背景音乐也会涉及到侵权,常常会出现免费“搭便车”的现象。

  同时,短视频平台有无法为用户提供所有的音乐版权,音乐行业很少有100%永久授权的情况,多数是根据不同情况相对授权。再加上创作者往往会出现将作品发布到多个平台上的情况,而各个平台之间又没有转授权的协议,所以即使一些短视频平台在花重金购买音乐版权,但短视频行业还是会常伴有音乐版权侵权情况出现。

  “如果平台间存在版权合作的情况,就可以减少很多版权问题。”陈鑫认为,未来平台间必然会出现转授权的可能,现在在长视频领域,一些视频网站的搜索引擎已经可以搜到别的视频网站的视频。“未来行业最好是做好打通,这样的话成本更低。这也是为什么国家版权局会提倡云跟QQ音乐要互相授权99%的音乐版权,也是降低整个社会管理的压力。”

  陈鑫表示,“音乐版权正版化是这个行业必然的事情,即使我们不干这个事情,别人也在干了,只不过今天第一个发起这个案子的是我们。”他认为,短视频这个行业已经到了很大的容量了,行业未来必然会面临整体的版权规范情况,不仅是音乐,还包括短视频的素材。

  版权战与内容创作之间是一个自洽的过程

  短视频虽短,但版权保护不可短视。规范版权对行业来说,是一个促进良性发展的必然过程。但是,短视频领域内容体量多、碎片化、存在二次创作等特点,监控上有很大的难题。

  张书乐提到,同时,对于短视频创作者来说,无音乐或音效的短视频等于是折断了其一支翅膀。尽管平台会提供一些选择,但毕竟局限性太大,影响到了创作的施展。

  他认为,两方面来看,这是一个自洽过程,“换句话说,当下更多的热门音乐,反而是从音乐平台来,在短视频平台火,回音乐平台下。所以说,相互之间本身就不敢煎迫太深,必须对于正版音乐平台来说,它也迫切需要短视频来推热它们的作品,哪怕是恶搞、鬼畜或二次创作的同人作品。”

  “因此,既往不咎应该是常态,偶尔吊打一两个带有宣发意义的MCN也会是常态,但对于腰部及以下短视频创作者来说,基本不会有太多影响,只是一个‘温馨提示’。”张书乐说。

  谈到对于行业的影响,张书乐认为,是危也是机,这会成为平台和内容创作者新的突破口。

  “版权必然是一个差异化的短视频争夺高地,而且最终得版权者将能控场短视频。一来短视频分发平台完全可能在这一基础上形成壁垒,尤其是占据了网络音乐授权的半壁江山,大有可能借内容壁垒来为自己招揽更多短视频创作者。二来部分音乐创作者也可以借此,以“开源“的方式,为自己的原创音乐扩散,寻找短视频合作者。三来短视频内容制作者亦可能拓展处一批原创音乐者,早前古风等音乐短视频的流行,亦是这种趋势的体现。”

  陈鑫在采访中也提到,接下来还会有相关的维权动作,“短视频今年有望突破200亿的市场规模。我们觉得法律跟道德应该平衡,如果说这是一个还在早期、不是很大的行业的时候,可能需要成长,需要更多的支持和帮助,本身里面也什么商业价值。但当行业达到大的量级,或者创作者成为公众IP的时候,如果你赚的钱除了自身的商业价值,还来自于整个社会对于你的认可以及工作的传播度。这个时候,你就要在工作范围内履行好你的社会责任跟义务,像音乐版权之类的事情,头部的MCN就应该做好带头的作用。”

  不过,随着行业版权向正规化方向发展,对短视频平台方、MCN机构来说,也将会面临版权的价格水涨船高、获取授权成本渐高等问题。

  陈鑫坦言,在版权价格方面,行业目前也没有一定的规则和标准。

  “在音乐行业,有时候歌如果火了,版权方会坐地起价。我认为内容创意行业不能靠坐吃山空心态做商业,而应该制定更高效、良性的发行方式,提高市场的流通率,推动整体发展。”

  “行业需要一场军训来规范这个事情。”陈鑫表示。


(作者:佚名 编辑:admin)
文章热词:

上一篇:PP体育开启英超版权新周期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