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资讯网> 种草> 浏览文章
晋升不用发论文,药占比仅医生工资 11%:这家医院凭什么?
互联网 0 ren668 2021年09月30日 加入收藏

本文作者:carollero

有人说,医院永远像春运期间的火车站。

人多地小,推攘急迫,琐碎嘈杂,声嘶力竭。少有人能保持长期的冷静与秩序。

上海漕泾河开发区一角,从一家医院正门走入,区别于大部分医院的门诊大厅、排队缴费区域,迎面而来的是「运行枢纽」导诊台,凭借预约分流至左右相应的科室。

在刚刚过去的 10 分钟里,这块导诊区域共有 8 个人经过,每个人平均停留不超过 1 分钟。沿着从大门右侧的旋转楼梯上行,能看到 1 座吧台、5 张沙发、3 名医生、4 位患者、7 杯咖啡,零散夹杂几句关于病情与生活的讨论。

安静,有序。

这两个很少被用来形容医院的词,居然在这里同时出现了。

办医院,得先给医疗看病

时间回到 2010 年。

自 2007 年次贷危机爆发后,这是美国摆脱衰退后保持全年正增长的第一年。

形势好转,但从事金融行业的葛丰举家搬回上海。

随着飞机越过太平洋,从万米高空落地,葛丰从一个纯粹的金融投资者转变为实业家,加入上海嘉会国际医院创始团队,担任 CEO 职位。

与葛丰同在嘉会创始团队的,还有原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董事会董事、哥伦比亚大学医学委员会主席、心脏专科医生胡应洲。「成立医院的起始阶段,胡老先生是那个摇旗的人。」葛丰介绍。

决定成立一家全新的医院,嘉会是做足功课而来的——要办医院给病人看病之前,得先给医疗看病

当前,全球的医疗体系都面临几个共同难题:支付者(医保或是商保)与患者利益往往不是同一人而造成利益不一致;医疗效率低下且信息不对称,所以看病不但有「可及性」困难, 而且质量很难衡量;市场情况复杂,需要分层。

「像新加坡、丹麦这种相对面积小、发展水平较高的国家,也许可以用单一的医疗制度来解决,但纵观全球范围,没有几个地区可以通过单一医疗体系解决医疗共同的难题。比如英国、加拿大、中国台湾都存在公立医院体系不足的问题;美国则是另一个极端,以私立医院为重点,医疗费用过于昂贵。」葛丰表示,「美国看病贵,中国看病难,难也是贵,贵也是难,结果都是一样的。」

既然要分层,社会办医的空间就自然而然出来了。

大部分公立医院门口,行色匆匆的人群

图源:YouTube 截图

彼时受次贷危机影响,10 年代的上海正经历发展阵痛期,处于产业升级和机制创新阶段。

2011 年,上海市人民政府印发《上海市区域卫生规划(2011~2020 年)》通知,其中公布一组数据:上海全市医疗机构共提供门急诊服务 19964.97 万人次,其中社会办医疗机构只有 5.90%,同期住院手术服务 111.99 万人次,社会办医疗机构占 4.66%。

规划由此得出结论:「社会办医数量虽然较多,但总体水平不高,公共卫生社会服务未得到有效发展」。一系列医疗机构引进、高端医学聚集政策随之而来。

大笔一挥,一份命题作文已经跃然纸上:在上海市政府和卫生局支持下建立一家优质的社会办医医院,作为公立医院补充。

含着长三角的金汤勺,嘉会借到了起步的东风,开始答题。

同年,时任总书记的胡锦涛访美,中美经贸合作签约,这家已经获得哥伦比亚大学基金会投资的医院,被纳入上海市中美经贸合作五大项目之一。

一年后,在上海市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嘉会与美国最大的教学医院:哈佛大学医学院附属麻省总医院达成长期战略合作,联合挂牌。两年后,国际医院正式奠基。

上海嘉会和美国麻省总医院签约启动仪式

图源:嘉会宣传视频

葛丰的土木专业背景在此处发挥了作用。

从楼宇设计开始,嘉会与麻省总院采用了同家设计事务所,通过计划的患者可能的就医动线,规划不同模块结构的分布, 从物理空间做到「以病人为中心」。

医院的清洁、污物走道方案甚至曾因与国内规范不同而被叫停,后来经上海市卫生计生委论证是结合国际严格标准化医疗流程,可以提升日常工作效率、保障安全,最终得以批准动工。

合作过程中,嘉会的管理结构、医护培训、会诊制度、患者教育内容,也是从麻省总院学习,内化成自己的内容。

顺便提一句,也是在这批浪潮中,上海开办世界博览会,迪士尼儿童乐园在浦东新区动工。

另一方面,放眼全球之外,也要脚踏实地,才能避免海外优秀经验水土不服的尴尬,嘉会将中国医疗的主要挑战定义为:优质医疗资源供给不足,医务人员薪酬没有以医疗服务为基础,导致医患利益不一致,增加双方不信任,影响职业尊严与吸引力,使供给更加不足,形成恶性循环。

要改善医疗资源紧缺的现状,嘉会选择把一个重要的撬动点放在「医生」,确切来说,是「更多的好医生」。

挖医生,要投怀送抱,还是芳心暗许?

没有好医生,就没有患者,医院就盘不活,医疗也盘不活。

在整个医疗市场里,「好医生」可以被简单定义为知名度高、有大医院背书的医生。

彼时,社会医疗市场上另一股神秘的力量正在借助互联网野蛮生长。

百度财报显示,2013 年莆田系在其商业推广所花费的金额为 120 亿元,约占到全年营收的 1/3。而在魏则西事件发生的 2016 年,莆田系的全年推广费用超过 200 亿。

社会办医,虚假广告,莆田系,三者成了不少人心中的默认组合。

在国际医院投入运营前,嘉会只有静安区的一家卫星诊所、杨浦区的嘉尚门诊部。

作为一家当时并不知名的医院,想打破对社会办医的刻板印象,招到全职的资深医生,太难。

李俊曾就职于德国汉堡大学医院等多家知名医院,在休假回国的契机,听说嘉会在筹建的消息,但等他专程来到徐汇区,李俊只看到一块荒地,「真是什么都没有」

一道现实的选择题摆在眼前:挖医生,要的是投怀送抱,还是芳心暗许?

看似是选择题,其实也没得选。

直接入驻太难,那就先从会诊开始。

所谓会诊,广义一点是医生合作制度,通俗一点是多点执业。

现任嘉会医疗首席医务官、上海嘉会国际医院医疗院长的项乃强,最初以顾问身份投入项目,并以每月一周的频率往返于上海和当时的执业点西雅图。

现任大外科、普外科、肿瘤外科主任的李俊,也是这样来的:「医院的建立背景很新奇,和麻省总院这种深度合作是国内比较少见的,我答应葛丰,可以先远程协作,进行一些会诊。」

查房活动,图源嘉会

一名在职员工表示,「早期科室尚不齐全的时候,如果遇到复杂情况的病人,嘉会也会和瑞金、华山、中山等大三甲及海外医院的医生进行跨院协作。」

当时,已有的几个成功私立医院模型,医生和医院大多是兼职的关系。

在项乃强看来,这是出于缓慢投资的经济考虑:「通常来讲,这些有名的医生本身在三甲医院正式就职,这样可以降低私立医院的医生聘用成本,增多营收比例。」同时,通过引进高质量的海外专业医务人员,也能够更好地丰富医疗资源供给。

2014~2019 年间,嘉会用「医生合作」思路,触达了多位像李俊这样「自带光环」的医生。

但项乃强也很清楚,如果完全依赖这种合作模式,副作用同样显而易见:任职不确定性,难以建立医生品牌

这个曾在西雅图瑞典医疗中心担任神经外科主任的医生操着一口正经港普:「起始阶段因为资源限制问题,最高效的方法肯定是猎到国内外有名望的医生,但是长远发展 10 年、20 年,全靠医生合作那哪行?」

必须增加本院全职医生,这是从上而下的默契。

芳心暗许的「曲线救国」策略初见成效后,直面大三甲的比拼已经在所难免。

对拼大三甲:医生能不能只看病,不谈钱?

很多医生,是像赵如平一样来到嘉会的。

一年前,赵如平是杭州肿瘤医院的一名副主任医师,也是中国医师协会放射治疗委员会委员。

赵如平遇到了几乎所有三级医院的副高都会遇到的挑战:想往上走,科研、带组、下乡,缺一不可。但分身乏术,精疲力竭

病人量最多的时候,赵如平带的组要同时管 50 张床。「每天光是谈话都谈不完。我坐在门诊里,外面的病人看不到尽头,诊间里也挤满了患者。」除了医疗组里常规诊疗的活动,同时有各种会议:质控会议、科研、课题;要管理 DRGs 医保问题和后勤问题,还要负责进修医生的带教工作、做 PPT 讲课。

但这不是赵如平想要的。

他想要的,是四个字:专心看病。

「我想把重心放在临床上,一点点做细,在已有的基础上,让专业领域更进一步。」

影像科,图源嘉会(已模糊处理)

基于赵如平这样的医生面临的困境,嘉会明确了和大三甲对拼的发力方向:医疗专科——做那些患者一拍脑袋就会想到大三甲的科室,让医生在这些科室里专心看病,在临床深耕。

2010~2020 年期间,主流的营利性私立医院大多选择市场化、连锁化路线,提供消费特色的非基本医疗服务:医美牙科体检,儿科产科全科。患者选择往往是环境、服务等医疗外因素,对医生评价则集中在态度和就诊体验上。

「商业化的用户体验肯定是要做的,但这只是准入门槛。」嘉会品牌部负责人介绍,当前,嘉会已经开设儿科、产科、心脏中心、肿瘤中心等 35 个科室。

专科建立的同时,还要把临床和其他事务拆分开来,让医生腾出手来,专心看病。

为此,嘉会的组织架构设立两条线,并驾齐驱。

项乃强主管医疗板块,首席运营官 Mary 主要负责管理医院事务等非医疗线。

此外,不同于公立医院很少对非临床部门设置清晰的架构,嘉会还设置了如:科室行政主管、case manager(个案管理师)、PA(患者联络专员)、财务咨询人员等特殊岗位。「临床是一部分,绩效、后勤、宣传等是另一部分。」

也就是说,医生只看病,医生不谈钱

手术过程,图源嘉会

在整个就诊过程中,患者联络专员相当于病人的私人管家,预约、就诊、随访都有患者联络专员全程跟进陪同。

患者来到医院就诊时,拥有医学背景的个案管理师会先完成简单的问诊,并且把患者既往就诊资料、影像学检查等上传到 HIS 系统,供医生诊前查看。

这些步骤完成后,医生出现,进行临床诊疗决策。赵如平最直观的感受是,「能花在单个患者身上的时间变多了,我可以把细节做得更好。」

到了结算环节,由财务咨询人员承接处理。针对肿瘤科这一类病史、用药都比较复杂的患者,财务咨询人员的存在显得格外重要。

现任嘉会国际肿瘤中心医师的李泓表示:「医生往往只需要搞清楚医保报销的粗逻辑,像新药推广阶段药物赠送一类复杂的细节,都是交给财务和患者沟通。医生比较少参与钱这件事,可以放手看病。」

这一点,也体现在医生收入上。

2021 年截至目前,药占比只占嘉会医生总收入的 11%,「通过改善薪酬制度,让医生把更多精力集中于诊治病人,为健康服务。」葛丰介绍。

科研还是临床?这可以是一道单选题

医生李泓,今年三十出头。

在来到嘉会之前,她是一名标准的体制内医生:毕业后完成规培,进入学校的附属医院工作。

李泓一度认为,自己可能会在公立医院做到退休,「就像我所有的老师那样」,直到她与默认的规则产生冲突

「科研内卷。」

李泓原来所在的科室有 20 多名医生,大多与她年龄相仿,要在狭窄的晋升通道获胜,科研是唯一的利器。

一马跨两鞍,晋升成了最大困境。

科研还是临床?

在嘉会,这可以是一道单选题。

「我不需要临床医生来当科学家、当院士,医生可以只做一个医生。所以,我们会提供专门的临床成长线,也愿意给到管理的机会。当然,如果医生主动做科研,我们也一定是会支持的。」

项乃强介绍,嘉会选择建立多种晋升通道,不受单一标准限制。

这样的选择机会与清晰分工,也让高效率的 MDT 成为可能。

所谓 MDT,即多学科联合诊疗,通过科室间共同协作,诊断、治疗疑难病例,排除科室间认知壁垒,给出单个患者治疗的最优解。

MDT,图源嘉会

以喉癌为例,开放性手术直接切除也能治好,但患者会陷入失去声带的生活适应期。因此需要制定更精细的方案,可能包括新辅助放疗等跨科室协作,甚至机器手术。

简单来说,就是从治疗单个疾病,转变为治疗一个病人。

MDT 虽然在各大三甲早已常见,但为每一个患者都开展至少 1 次 MDT,确实没什么医院做过。

一是成本太高。有知情人士表示,省级三甲肿瘤科的 MDT 开展较多,「一般只针对疑难病例,会邀请 3~4 个科室的主任或副主任医师,每次会议对 2~3 个病例进行汇报讨论,频率控制在半个月一次。」由于参与讨论的医生通常本是高级别医生,很难平衡冗杂的工作,在医生有限的情况下,MDT 难以稳定。

二是时效性问题。大外科主任李俊分享了之前从医的经历:「理论上,每一个患者都进行 MDT,体量太大,甚至会因为安排不过来,延误治疗。在英国那样的环境,MDT 经常会变成空架子。」嘉会设置的个案管理师,也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

不过,一个有趣的现象是,很多医生来嘉会前已经,有一定的科研成果。

对此,在美国工作了 20 年的项乃强有着自己的解读。「科研是否关于晋升,只是因为体系不同,没有一种体系绝对好,我们不会调整一个医生原有的习惯,只是医生会被赋予选择的权利。」

下乡、后勤的时间成本被转移到诊疗;评价的标准从文章到手术结果、患者满意度等更多维度。「这本质上是工作成本的交易,你选择把时间花在哪里?」

赵如平和李泓都选择了临床路线。虽然看的病人少了,但花在单个病人身上的时间加长,整体的工作时间并没有减少。基于嘉会的问诊要求,初诊病人需要花 1 小时,复诊病人半小时。

另外,令部分高年资医生略有不习惯的是,来到这里之后,每天花在写病历上的时间,要远远高于在公立医院的习惯。

「每天写病历,一份英文一份中文。说真的,我在原来的医院工作时已经是带教身份,已经很久没有自己写过病历了。」赵如平感慨道。

李泓提到,「现实是,因为责任感和专业度,医生这份工作,到哪里都会累的。」

狭路相逢:老牌医院入场之后

当前,医生们的压力还在持续增加。

随着国际医院主院区投入运营,嘉会的人力拐点在 2017 年出现。创业圈,人们习惯性把「拐点」叫神兽——无法提前预测,只有出现后回看,才能发现它曾经来过。

与人力拐点随之而来的,是患者体量成倍扩增。

21 世纪,最缺的是什么?人才。

「要解决这个问题,一定不是通过减少单个患者的病例耗时,或增加单个医生看诊量,而是要继续增加医生数量。」拐点之后,招聘团队正在再次期待拐点。

招人之外,另一个思路是扩建。

在各地建立初级诊疗的综合诊所,通过自身医疗资源嫁接,由外向内辐射。嘉会目前在上海、香港、深圳挂牌自家卫星诊所,形成一络。

这个基础上,嘉会在集团内建立了一套分级诊疗体系,最显性的是主院区这个三级综合医院,下分是二级诊疗和社区初级诊疗,再下分是社区健康管理。门诊设置也各有不同,主院区以优势专科为主,另有一些特色门诊,如糖尿病、睡眠医学门诊等则在社区医院多见。

努力与大三甲对打的嘉会,看起来与公立医院们扩建的思路相似。

与此同时,各大头部三甲也正纷纷利用自身优势入场,走着嘉会走过的老路子。

建立附属国际院区,在人力、招聘上和老院区对齐,服务、收费上和社会办医靠拢,名医会诊则来自传统跨院会诊制度的优化。

狭路相逢勇者胜。

老牌医院的「降维打击」,成了另辟蹊径的优等生嘉会,亟待回答的下一道课题。

内容策划:carollero、gyouza

题图来源:嘉会医疗官方网站

北京蜘蛛林科技有限公司http://www.zizulin.com/专业承接网络外包业务:网站seo优化排名、网站代运营、公众号代运营、品牌推广、软文推广、企业网站建设、小程序建设、电商网站建设等。是华为云的精英服务商,腾讯云的合作商,提供华为云,腾讯云、香港云主机、虚拟主机、域名注册等服务。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